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邪王大人请乖乖 圣水 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虐文

更新时间:2020-04-04 12:09:56

《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邪王大人请乖乖 圣水 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虐文 已完结

《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容余分类:架空主角:顾白羽,陆晴儿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的小说,是作者容余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魏紫跑出去之后,那听院之中热闹了好一会,直到那停下唱名的夫子又开始唱名之后,才慢慢安静了下来。王芷的位置也从最角落的地方,坐到了...展开

《邪王谋心:巫师大人太撩人》免费试读

魏紫跑出去之后,那听院之中热闹了好一会,直到那停下唱名的夫子又开始唱名之后,才慢慢安静了下来。王芷的位置也从最角落的地方,坐到了清宁郡主和顾紫嫣等人的旁边。

顾紫嫣心下虽对这个穷酸出身王芷没有半点好感,可现在人家受了欺负,那么多人又看着,顾紫嫣也只能同身边的人安慰了王芷几句,做做样子。

“陆晴儿!”唱名已到了陆晴儿,陆晴儿手忙脚乱地取了琴和顾白羽挥了下手,便上了台子。顾白羽见她那慌里慌张的样子,颇为好笑,便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陆晴儿回头冲她做了个鬼脸,娇俏可爱。

这陆晴儿人虽长得可爱,那琴奏得……是真的不怎么样,好几次顾白羽都听到了几个很突兀的音节,好再虽琴奏得平平,却还是圆满奏完了,顾白羽觉得,看在陆晴儿好歹也把这首曲子完整地奏了出来,夫子应该会给她稍微高点的等次的,吧?

“弹琴一点都不适合我!”陆晴儿下了台便冲着顾白羽吐了吐舌头。

“嗯,书考时你也是这么说的。”顾白羽认同的点点头,可能只有吃比较适合陆晴儿。

“王芷!”陆晴儿嘟着嘴正想去挠顾白羽的痒痒,却听见唱了王芷的名,回过头去,见王芷已抱了一把琴朝台上走去。

“王芷的笛子坏了,她是准备弹琴吗?”陆晴儿惊讶,在她看来,能够会一样乐器就已经很是了不得了,王芷居然会两样乐器,真是厉害!

王芷在上场之前,也有不少人想要借笛子给她,她都给婉拒了,说是祖母所赠的笛子已坏,如今再吹笛子,她是再没了那个心境,倒不如奏琴罢!想必她祖母在天之灵也会原谅她云云……那些人见她坚持,并且对祖母的敬爱之情如此浓烈,便不在勉强了,只心中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王芷到台上时,眼圈还红红的,让人看着就心生怜惜。只见她将琴放在了琴台上,面色憔悴而又苍白,还要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朝着众人行礼,颇为可怜。可等她坐下,闭目开始奏琴时,却让人惊异!那王芷居然琴也奏得非常好!琴声婉转悲凉,由高入低,似乎要诉尽那心底说不出的愁苦事,讲不尽的心酸情。

此刻厅中很是安静,众人都沉浸在这悲悯的琴曲中无法自拔,这婉转哀鸣,好像一个女子颠沛流离却还要坚强生活的一生,所谓引人入胜,便是如此。一曲奏罢,厅中之人纷纷陷入了那琴曲之中,不能自拔,有心绪难平的女孩,还留下了眼泪,好半响,才让人回转过神来。

“原来她琴也奏得如此之好,”陆晴儿两只眼睛水汪汪的,也被刚才那凄凉的琴曲给感染了。如此琴技,让在场之人都大为折服,若平日里有人奏琴奏得如此之后,只怕多少也会有人看那人不顺眼,可这王芷方才那般可怜,实在是让人恨不下去,只觉得她在遭遇了那样的事之后,还能奏出如此悦耳的琴曲来,可见这王芷是个非常有才华的。这琴刚一奏,那边王芷的座位上就更加地热闹了。

“顾白羽!”那边又开始了唱名,如今厅中没有演奏过的,也不过寥寥几人尔,顾白羽便是她们贰拾壹号院的最后一个了。

“羽儿你是最棒的!”这还没上台,陆晴儿便已经朝她竖起了两个大拇指,顾白羽朝她笑了笑,便拿了自己的乐器上了台。

顾白羽今日奏的,是琵琶,她有一把很是漂亮的琵琶,上面镶了朵木制的芍药,还用朱砂染成了红色,琵琶面上也画了几朵开得妖艳的琵琶。顾白羽今日穿了大红色秀白色大朵芍药花的袄儿,下面系着条月白色云纹的罗裙,乌发挽做了两个丫髻,发髻上还绕了几串银色琉璃钻的链子。她虽年岁尚小,但身量较一半人高些,狭长的桃花眼,微勾的红唇,再加上那羊脂白玉般的肤色,让她看起来有些不属于年龄的妖艳。

顾白羽在台上置着的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厅中此刻已安静了下来。她素手一弹,笑得妩媚:

“月儿在手中开呀怀儿笑

云儿在那眼前睡得早

Chun风吹不倒

我的杨柳腰

在这桃花源里蹦蹦跳跳

少年你莫要归心太早

燕儿它也双双飞来了……”清脆的琵琶,少女有些低哑却分外好听的声音在厅中回响着。这曲子是顾青玉曾唱过一次,唱来哄顾老太太开心的。顾白羽便记下来了,名字叫做《桃花笑》。是一首顾白羽从未听过的曲子,她觉得琵琶很适合奏这曲子,便自己学了学,如今有七八分相似,又融入了顾白羽自己爽朗随性的嗓音,让厅中的气氛,一下就变得欢快随性起来。

明亮的厅中,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的少女,素手拿了个同她一样鲜艳明亮的琵琶,勾着一抹魅人的微笑,怡然自得地弹唱着,似乎与这周遭所有的人都不同,端的是一副风流自在的模样。

那少女不是来评考的,而是来渲染她的快乐的,厅中又一次安静了下来,不过同之前的凄苦哀怨大不相同,此时听着这首曲子的人,都不自觉地露出了调皮的笑容,似乎都是那里面有着杨柳腰的小小少年。

南煜弘唇边也难得有了一抹笑容,这般欢快美好,这般逍遥自在,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的心境,实属难得,况且他观那少女笑容虽有些妖冶,可那自在和旁若无人的架势,却不似装出来的,这必是个极有趣的人。

南煜弘卧病多年,心如止水,能够让他感觉到有兴趣的,已经不多了,与病体相搏那么多年,他的心似乎也随着那被根治的病一并去了,人也变得冰冷和难以接近。

一曲奏罢,顾白羽便下了台,回到座位上,却发现那陆晴儿用一种极为崇拜的眼神的看着她,心中不免觉得好笑。其实在如今的顾白羽看来,生活虽免不了磕磕碰碰,但活着便该开怀自在些,她已担着血的罪孽和族的重责活了一世了,若重活还不能让自己随性自在,那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的一番美意?

顾白羽奏完之后,这乐考便快要结束了,她已经排在了较为末尾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调换了寝院位置,那顾紫嫣却是排在了最后一位,也是奏的琴,虽也奏得不错,但因有王芷那出彩的琴音在前,如今在听,便觉得一般了。顾紫嫣奏完之后,见台下并没有似方才王芷、顾白羽那般反响激烈,心中有些愤愤不平,却也无可奈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