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独宠嚣张狂妃 直人 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20-06-12 16:07:04

《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独宠嚣张狂妃 直人 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完整版未删节 已完结

《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花生酱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顾白,纪北霆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的小说,是作者花生酱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西北王这个称呼让纪北霆的部下脸色微变,小皇帝虽册封了不少王,可自家主子却自始至终都顶着二皇子这个称谓,如今,莫不是知道他们的打算...展开

《魔帝在上:独宠嚣张小逃妃》免费试读

西北王这个称呼让纪北霆的部下脸色微变,小皇帝虽册封了不少王,可自家主子却自始至终都顶着二皇子这个称谓,如今,莫不是知道他们的打算了?

可天地良心今儿这出戏却不是他们安排的,他们原想着鲁国那废物皇子好色,皆时让他入个局,随便调戏个公主或者太妃,打了小皇帝的脸,她必然大怒,到那时就算不要那废物皇子的命,也绝对会出手教训一二,而他们早就联合鲁国其他皇子,只要她动手,他们就能让那废物皇子命丧他乡。

最宠爱的小儿子命丧黄泉,到时鲁国皇帝大怒,大军压境,小皇帝还敢扣着自家主子不让走?

可这些安排都极为隐秘,小皇帝是如何得知?又或者,只是因为平白被人调戏了,心情不爽,才拿自家主子出气?

不管怎样,纪北霆身边的人却是不敢大意了,他们将视线看向自家主子,见他面色平静,不知怎地,方才还七上八下的心,此刻却是安了。

顾白懒得理这些人,只是盯着自己的暗卫,居然让其他人领先了,这很丢她脸啊。

暗卫们早就她开口之前就统统跪在地上,没有求饶,没有保护好皇上,受罚也是应该的。

“回去,每人领三十大板。”顾白沉着脸,这儿连笑都懒得笑了,倒是纪北霆那些部下,听着她那话目光一抖,颇有几分同情的看向这些暗卫。

三十大板,普通人二十大板就可以要他们命了,这三十大板下来,就算勉强活下来,也够呛啊。

小皇子死了,鲁国剩下的那些使臣早就吓得瑟瑟发抖,他们陪同小皇子就是为了保证他安全,如今他死了,他们回国也难逃一死,可小皇子是因为得罪沧澜国皇帝而死,还是调戏了一国之君,怎么看都不会留他们命回去啊。

额头上冷汗越流越多,早死晚死还是有区别的。

顾白的安静令所有人都提起心来,可就在此时,她忽然一改先前冷漠,笑眯眯地看向纪北霆,就连声音也一如从前,清澈干净,“二哥哥,接下去怕是要麻烦你了。”

纪北霆面不改色,“皇上请说。”

“这垃圾死了,可他命好,这一世是皇子,他死了,他那便宜爹肯定会报复,朕不忍边境百姓受苦,所以……”她将声音拖长,慢悠悠道:“朕要先发制人。”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震惊了所有人。

纪北霆的部下完全傻了,这跟他们想的不一样啊,不应该先派人去安抚,然后再派大将军镇守边境吗?

先礼后兵,运气好一些,根本不会打起来,毕竟这年头谁乐意打仗?鲁国老皇帝年事已高,手中权力也被儿子夺的差不多了,他就算有心给小儿子报仇,也没这力啊。

顾白才不管他们的脸色,在丢出这么个炸弹后,她又添了一句,“哦,对了,事因朕而起,所以朕决定御驾亲征。”‘

这一下,纪北霆的眉头也紧紧蹙起,他想回到北疆,却没想将小皇帝也带回去。

只是,心中那隐隐的雀跃是什么情况?

丢完一个又一个炸弹,顾白正准备离开,可刚走了半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她歪头,看着一旁瑟瑟发抖的掌柜与小二,咧嘴一笑,“去,笔墨伺候。”

掌柜与小二久久不能回神,乍听这话,就连行礼都忘了,傻乎乎问:“皇上是打算下圣旨?”

这话让顾白乐了,她一改先前凌厉,懒懒道:“朕方才答应了那说书少年要将词给他,虽耽搁了一会,可朕一言九鼎,不可食言。”

她这一说,掌柜才恍然,方才二楼雅间隐隐传来歌声,引得众人纷纷打听,可能入雅间的,非富即贵,他一个小小掌柜可不敢胡乱打听,遂一一拦了下来,唯有那鲁国小皇子,这不,就这么出事了!

一边后怕,一边又羡慕那小子,能得皇上墨宝,那可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顾白题完字就走了,可底下却是一片哗然,这酒楼本就在东街闹市,所以来这的客人随手一指都可能是什么皇亲国戚,亦或者什么高官亲眷,一时间,皇上御驾亲征的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一样在京中飞速传遍,反倒是朝中那些大臣,反倒是最后一个知晓。

御驾亲征可不是小事,皇上登基不过半年,朝局未稳,这个时候离开,很容易出事。

这不,顾白前脚回到宫中,后脚就有一群大臣求见。

这不,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她就来见这些大臣了。

说来,她虽然贬了不少有才干的臣子,可她手底下也不尽是废物,如同丞相,六岁便得童生,自小便是有名的才子,更在十八岁时被先帝钦点为状元,虽说先帝混账,当初点他为状元也是因其容貌清秀俊逸,可才学也是实实在在的。只是他虽夺得状元,当时的朝堂却是乌烟瘴气,他一个落魄世家之子,根本无立足之本,最后还是顾白瞧着可怜,拉了一把,才没落得被人陷害而亡。

她懒散的坐在御座上,听着一干老臣苦苦求她收回成命,唯有那少年丞相,只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最终她听得有些不耐烦了,“行了,朕还没死呢,哭丧一样。”说完,又看向丞相,“爱卿,你可有什么话要与朕说?”

被点到名,丞相上前一步,他不卑不亢,不似那些老臣一般面露不安,“臣前来,是想征得皇上同意,让臣跟随出征。”

顾白就喜欢这种干净利索的,然后拒绝了他的请求,“朕不答应。”

丞相不解抬头,却听皇帝又道:“你走了,谁给朕监国。”话落,又见魏德海从殿外走了进来。

“皇上,郭将军求见。”

“宣。”

郭将军,郭凕,京中左神武大将军,禁军之首,当初先帝驾崩,就是他带着禁军包围了皇宫,一想到此事,部分大臣的膝盖又开始发软了。

殿外,来人很高,阳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不过三十的年纪,却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

半年前的一场血夜,所有人还历历在目,也因此,再也无人敢阻止皇上御驾亲征一事。

“臣,郭凕,拜见皇上。”

“朕吩咐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五万大军,明日便能同皇上随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