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孤枕安眠》安眠膝盖枕电影 调教 孤枕安眠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04 00:11:57

《孤枕安眠》安眠膝盖枕电影 调教 孤枕安眠免费阅读 连载中

《孤枕安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顾夕桐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贺涵,辛悦

《孤枕安眠》作者:顾夕桐,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贺涵,辛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最浓的香水也敌不过韭菜盒子;谁又能让韭菜盒子甘拜下风呢? “臭豆腐臭豆腐,正宗江城臭豆腐~” “十块一把小脏串,越脏越香咯~” “...展开

《孤枕安眠》免费试读

最浓的香水也敌不过韭菜盒子;谁又能让韭菜盒子甘拜下风呢?

“臭豆腐臭豆腐,正宗江城臭豆腐~”

“十块一把小脏串,越脏越香咯~”

“本地老卤煮,溜肝儿肥肠儿爆肚儿~”

韭菜盒子骂骂咧咧退出了群聊。

夜市上烟火缭绕,香气大冒,漂亮小姐姐在奶茶店门前聚堆,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围桌坐在小马扎上,酒过三巡,情到浓时,挤出两滴眼泪。

“这哪是改变我人生的地方。”我兴高采烈,“这就是我的人生啊!”

“今儿不在这吃,我没换衣服,干洗老他妈贵。”贺涵拉住我的手,头也不回地杀出一条血路;留我在后边一边不住地“借过借过不好意思”,一边恋恋不舍地看着离我而去的麻小糖球章鱼小丸子。

一直到了夜市尽头,人烟都渐渐稀少,只剩几个摊主无甚热情地刷手机。贺涵径直走向最后一个摊,我才在餐车后边发现一个戴着小圆墨镜的瞎子。相比于其他有铺有座再不济也有辆三轮的摊主,瞎子面前只铺了一张太极八卦图,四角用石子压着,右侧竖写着八个大字,“问卦占卜,吉凶祸福”;再细看,才能看见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不算彩票号,折损阳寿”。

我缓缓转向贺涵:“搞封建迷信,举报你。”

“你算不算?”她不耐烦地反问。

“准不准?”

“我带你来的能不准?”她一把把我摁在瞎子摊前。

瞎子慢悠悠从身后摸出一个小板凳,递过来:“坐。”

我赶紧接着:“谢谢先生嘿。”

瞎子捻了捻手指,像是影视剧必备情节一样:“丫头,最近有心事吧?”

我笑嘻嘻回着:“可不嘛,没心事来您这干嘛,找人唠嗑?”

“你好好说话。”贺涵踢了踢我坐着的板凳。

瞎子倒也不恼,往上推了推眼镜,继续慢条斯理地说:“我与你有缘,不收钱。你且把手伸出来看看。”

“这不是巧了嘛这不是,我最近跟谁都挺有缘的。”我伸手过去,以为要上手摸掌纹,却不料对方把眼镜往头顶一推,认真端详起来。

“……哟,您看得见呀?”我凑近瞅了他一眼,长袍马褂,灰格子的,不算新,好在也不脏;人长得看着有四十岁,脸干净,胡子也修整过,整体不让人讨厌。

“打娘胎到现在,一直5.0的视力。”这位算命先生嘴倒也利索,眼皮却没抬一下,始终盯着我手掌,“我是浅显着说,还是往细里讲?”

“您说白话就成,我也没研究过这个。”

“那行……你看,你生命线长又顺,没杂纹,说明咱身体健康,不容易生病,是也不是?”他并不准备等我回应,继续说着,“但有几段虚浮着,说明有几个槛,不是外面的灾,是你自个儿把自己绕进去了,容易想不开,是也不是?”

“再看事业线,前期粗而有力,上学那会儿不少人夸吧?中间有个小断口……正好跟生命线虚浮着的一段重叠了,那是工作压力太大,都影响到了命格。不过这会应该过去了,后面事业线重置,从细到深……嚯,这个点是有贵人,能直接助你大鹏展翅,熬到这个点,往后就顺了。”

“小女孩儿都愿意听爱情线吧,我重点说一说……”

“您别重点说了。”我打断了他,“随便说两句就成。”

“嗯……你有支副桃花,缠得很深,最后却断了,断口又跟生命线交上,可别想不开,后边儿还有更好的呢……正桃花,这儿,随后就来,还正好跟你事业线的贵人点交叉,你这是段正缘呐……我看看,这是本命年,再往下过一段……约莫在你27岁那年,差不离儿,有正缘,事业爱情随后就都到位了。”

我回头看了贺涵一眼。

“听见了吗,后头还有正缘。”贺涵也看着我。

我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慢点嘿……”贺涵小跑着追上来,“怎么着,人看得挺准,也没要钱,总不至于蒙你啊。”

“他这是挺准吗?他这是一句不差!模棱两可的解释都没有,直接铁口直断了?”我叹了口气,“涵姐,我就是失了个恋,丢了个人,不至于把脑子都丢了。”

贺涵依旧嘴硬:“那说不定人半仙儿就特别厉害呢……”

“你给了他多少钱?”我直接问道。

“200。”贺涵垂头丧气。

“你买点核桃补补它不香吗?”我气极反笑,揉了揉她的脑壳。

“我是想让你快点走出来。”她悻悻地说。

“还有呢?”

“没有了。”

“说实话。”

“……还有就是抓住那个阿姨,你真的要相信我,资本比能力好使多了。”

“涵涵。”我转身看着她,“我跟阿姨家的交集,就只在于领养一只狗;等一切安置妥当,我跟她就不会再联系了。”

贺涵或许心虚,难得地没有反驳。

一路无话。

回到出租屋已经将近九点。开门之后,客厅是亮着的。

“隔壁辛悦回来了。”贺涵跟我解释了一下,随即喊着,“悦姐,吃饭了吗?我们从夜市带了点小吃。”

没有回应。

“睡着了?屋里还亮着灯呢啊。”贺涵走过去,“屋门也没关严实……辛悦??”

辛悦躺在地上,脸色像纸一样。

“我他妈跟你说多少次别那么拼……”贺涵心慌意乱,一把瘫坐在地,“冉冉,冉冉你看她……”

“在打救护车了。”我贴近手机,“对,有呼吸,胸脯也有起伏,好……”

救护车呼啸而来,随行医生说,只能带一个家属。

“你在家好好休息。有事我就给你打电话。”我拍了拍手足无措的贺涵,转身上了车。

急救床推了进去,医生开了一把单子,我拿着去前台缴费。即将到我的时候,听着里面的收费员说,网上支付出了点故障,仅支持现金和刷卡。我倒带了卡,但前面的叔叔显然没带,便局促地转过身来。

“你好……”叔叔客气地对着我鞠了一躬。

“拿去刷吧。”我友好地笑了笑,“一会微信给我就行。”

“真的非常感谢。”他又鞠了一躬,把卡递进去,我在打印出来的单据上签了字,交给叔叔,又把辛悦的检查单交给收费员。

叔叔等着我付完钱,加了微信,却还没走,只是犹犹豫豫地看着我。

“您还有事吗?”我疑惑地问。

叔叔迟疑了一下。

“您不认识我了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