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澞霜许》付霜许暮洲 完结版 澞霜许T吧

更新时间:2020-07-13 12:10:16

《澞霜许》付霜许暮洲 完结版 澞霜许T吧 连载中

《澞霜许》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于醉于和霏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蓬山,景昉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于醉于和霏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澞霜许》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蓬山,景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沪王府 侍卫匆忙回禀: “王爷,三皇子与世子不见了!” “你说什么?” 景泽立地嘶吼。 “回禀王爷,本来他二人已经在我们的包围之...展开

《澞霜许》免费试读

沪王府

侍卫匆忙回禀:

“王爷,三皇子与世子不见了!”

“你说什么?”

景泽立地嘶吼。

“回禀王爷,本来他二人已经在我们的包围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女子,救走了他们。”

侍卫胆战心惊地回。

“废物!”景泽双手紧握,目光似剑,“唯一一个机会也错失了。”

“王爷,我们的人已经去追击了。”

“没用了,没用了!那里已是蓬山地界,想要再下手,难上加难。”

景泽看向门外,面色阴沉。

侍卫再不敢作声。

“来人!”

景泽喊道。

“王爷。”

管家进屋来。

“把消息带进秋吟殿给母妃。”

景泽说。

“是。”

管家颔首,迅速出了门。

景泽转身,看向那个侍卫,语气绝冷:

“这次行动的人,不留活口。”

“是。”

侍卫应道。

森俨的沪王府,于二更时分,忽然灯火通明,宫里派来宣旨的曹公公,脚步急促,径直入了正厅。

旨意内容---汐妃娘娘忽感染风邪,卧床不起,急召沪王进宫侍疾。

一直静候着的景泽,听闻消息,目光深幽,嘴角牵起一记得意的笑意,立即起身更衣,命人速速套马进宫。

蓬山

破晓时分,思北霜带着景昉、易橒澹与所剩不多的侍卫顺着山路终于到达了蓬山的山门前。

思北霜凝眸远望,眸色欣喜:

“蓬山,我回来了。”

景昉环视四野,蓬山隐绿开阔,云雾缭绕,于空山之幽静,于榭水之毗邻,犹如凡尘仙境:

“果然是一方圣地,名不虚传。”

易橒澹纵观身旁,旦见林荫夹道,参树通天,清露缀缀,云霞渲染,整座蓬山流光溢彩,明朗蓬勃。

“那随我来吧。”

思北霜看向他们。

三人踏着青色石阶而上,行至山顶,眼前一座两层的圆形楼阁,遗世独立,依山盘踞,宛如玉宇。

“师父,徒儿回来了!”

思北霜推门而入。

楼阁内,寂静无声,无人回应。

思北霜缓缓走进,只见,宽敞的堂内一尘不染却空无一人。堂内字画、案几、灯盏等陈设一应俱全,整整齐齐。

“师父!”

思北霜四处寻找。

“香案中的檀香燃尽已久。”

易橒澹来到案几前,随手捏起檀香粉末细看了看。

思北霜心生疑虑:

“我师父不在山上?可他极少出蓬山的。”

景昉微观四周,猜测道:

“近来,坊间对蓬山多有评议,仙宗会不会是因此而下山了。”

思北霜的双眼忽然望着堂中的灯盏出神。

顺着她的目光,易橒澹注意到台上,方形案几背后有一盏树形灯盏。

“这盏灯,只要师父在蓬山,是不会熄灭的。”

话毕,她慢慢走上前,当她取下烛台之时,墙壁上的暗格忽然打开了。

那暗格之后摆放了一个木盒,木盒之上是仙宗亲笔所写的一封信,见状,思北霜略微迟疑了:

“霜儿启!这是,我师父的笔迹。”

景昉、易橒澹上前来,默默相视。

景昉目光奕奕:

“蓬山仙宗必是有所托。”

思北霜捧着木盒轻轻放于案几上,展开了信封:

“霜儿,早知你会返回蓬山,只是不知,你见信时是为何时?为师今已下山,盒中《执凰相书》留于你,自此由你保管。往后,念无念,行无行,言无言,修无修,非物所拘。”

读完信,思北霜思绪澎湃,难解其意:

“师父为何会下山了......”

景昉与易橒澹一直站在她的对面,见她双眸迷茫,问道:

“仙宗可说了,去向何处?”

“并没有。”

思北霜轻轻摇头。

易橒澹看到偌大蓬山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出现过,颇为奇怪:

“那蓬山的其他弟子呢?”

思北霜将信折好,郑重地捧起木盒:

“蓬山弟子的足迹常年行遍南北,这个时节多半人都游历未归。我们就在阁内稍稍休息,天一亮,我会带你们下山去。”

景昉颔首:

“此番见不到仙宗,实属遗憾,但以后,会有机会再次拜访的。”

不知为何,思北霜总是感觉到很不安,她星眸微垂,怀抱着木盒走下来:

“我带你们到里面。”

阁中的小院,僻静独立,景昉与易橒澹并肩而坐。

景昉澄思寂虑道:

“蓬山仙宗从来避世而居,这次,怕是有大事发生。”

易橒澹目色如寂:

“你担心,仙宗如今人在开封?”

景昉不确定地:

“有这可能,不知我们离开的这两日,京都如何。橒澹,看来,执凰相书就在木盒之中。”

易橒澹点头,漠然望向院外:

“外界传言不假,蓬山仙宗的执凰相书是留给她的。”

景昉沉心静气:

“母后自是顾忌景泽得到执凰相书,才不惜借助皇祖母之力,请求赐婚,而父皇临行前召见,亦是为了让我尽快拿回此书!天家竟然忌讳众云纷说,流言四起至此,牵连蓬山,我身在其中,难辞其咎。”

“景昉,你别忘了,执凰相书传扬天下的源头,是出自蓬山。”易橒澹眸色无澜,“还有呢,皇上要灭口吗。”

“没有。”

景昉摇头。

“带她回去,此书就在你手中。”

易橒澹冷冷道。

景昉温和一笑:

“我不要她的性命,你是知道的。可她,看你的眼神不同,警惕我的眼神也不同,之前,你们见过吗?”

“习府探望习大人时,见过一次。”

易橒澹眉间微蹙。

“若同回京都,必是一番水深火热。”

景昉提醒到。

易橒澹心中明白,景昉是在为思北霜考虑长远,但,时至今日,谁也再不能喊一个“停”字。

“她这次的出逃不掉,已是最好的答案。”

易橒澹的语气极轻。

“这样啊,那就安全回到开封再作打算吧。”

景昉沉默了。

不一会儿,思北霜送来了茶水、充饥的糕饼和干净的衣服:

“厨房里只有面粉,我就做了这些,我看你们的衣服都破了,先换上我师兄的吧。”

“多谢了!”

景昉温和地。

思北霜走出屋子时,易橒澹纹丝不动地站在窗前,默然而立。

她脸上大写的失望表情,正正落在景昉的眼中。

“橒澹,待会儿你去问问思姑娘,山上可有马匹,我们要尽快回到开封。”

景昉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嘴里还含着半块糕饼,凝神道,“居然是海棠糕,别站着了,过来吃吧。”

“要我去吗?”易橒澹看着景昉一副不可商议的模样,应道,“好。”

景昉微笑着缓缓低下头,盯着茶杯暗自发起呆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