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百度小说 小说大结局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0-07-18 12:12:08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百度小说 小说大结局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天然受 连载中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月下小玥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穆承,成妤灼

经典小说《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由月下小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穆承,成妤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未想到成妤灼请来的居然是摄政王,成斌原不想将事闹大,只是如今摄政王都到门口了,难不成还让人把他请回去?起码自己没有这个能耐。 “...展开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免费试读

未想到成妤灼请来的居然是摄政王,成斌原不想将事闹大,只是如今摄政王都到门口了,难不成还让人把他请回去?起码自己没有这个能耐。

“还不请摄政王进来。”成斌朝着小厮喊着,小厮忙不迭转身去请,成斌也整了整衣衫,“灼儿好大面子呀,这誊写的礼单想必也是出自摄政王之手吧。”

“还是爹爹眼尖呀。”说完还不完吐吐舌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灼儿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只不过偶遇罢了,摄政王可能也只是爱玉惜玉之人,看着礼单上有羊脂白玉的如意,想要看看吧。”

此时所有人想到的不是摄政王为什么要看玉,他这种身份什么玉没见过,什么珍品没把玩过,大家好奇的是为什么对方会帮成妤灼抄写礼单吧。

随着小厮到了花厅,穆承笥倒是潇洒,穿着的是天蓝色的长衫,双手附后,见着穆承笥所有人都跟着见礼,“这礼就免了,听说成家二小姐有一对羊脂白玉的玉如意,本王想来长长眼,不知可否有这眼缘呀?”

“能入的了摄政王的眼,自然是这如意的福分。”成斌说到,还不忘让人将如意捧到穆承笥面前,穆承笥还不忘看了看人后的成妤灼,见着对方似乎在憋笑。

的确成妤灼在憋着笑呢,这玉如意是个物件,哪来什么福气呀?难道还玉佩成精了不成?

江氏走到摄政王面前说到:“只是普通物件,王爷见着的都是上品,怕是真真入不了王爷的眼了。”说完想要挡在玉如意之前,成妤炀也唤人给穆承笥倒了茶,亲自端到穆承笥面前。

“入不入得了还得看看不是?莫不是大娘子想要藏私,这么好的羊脂白玉都不给本王看看,当真是可惜咯”穆承笥接过成妤炀手上的茶,还不忘迷人一笑,这一笑还不把成妤炀乐坏了。

此时向着成妤灼招了招手说到:“不是你请我来的吗?怎么的自己躲在后面了?”

“灼儿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请得动摄政王呢,也只有这羊脂白玉有那么大的面子呢。”说完还忍不住想要冲上去踹一脚他,当真那么揭穿自己何必呢,怕是自家姐姐又要针对自己了。

成妤炀也是退到江氏身边,在江氏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江氏也只的从如意前撤开,“这便是玉如意了,只是可惜了,另一柄被幼子摔坏,当真可惜的紧。”

穆承笥伸手摸了摸如意,拿起如意看了好几眼,才放下,叹了口气道:“可惜什么,不过是普通白玉,值不的几个钱,我那皇后嫂嫂当真小气了,给自家闺蜜的嫁妆尽是这般的次等货。”

说完从袖子袖子里拿出帕子,拿起了那玉如意对着阳光下一照,招呼其他人来看,“这羊脂白玉啊,在阳光下凝实润滑,这玉放着还行,阳光下一照,可就混了。”

周边的人都抬头看那玉如意,阳光照射下,的确是有些浑浊的,并没有一定的通透感。

说完这话穆承笥又摸了一把玉如意,向着成妤灼招了招手,她倒是乖巧,蹦跶蹦跶就到了,说完将玉如意递到她面前,示意她摸一下,成妤灼伸手摸了下,“什么感觉。”

成妤灼一脸呆萌的看着穆承笥,她可是没玩过玉,不管什么材质的自己都没感觉啊,然后有些木木的说:“滑滑的。”

“羊脂白玉的话,手感是微凉的油脂感,这块没有,而且没有糯糯粘手的感觉,所以就是块白玉,喜欢的话,可以送你一车。”说完这话,朝着成妤灼丢可过去。

不管真假也是玉,成妤灼忙不迭地接过去,还是安安稳稳的放回了盒子里,才转身到:“臣女也没接触过这东西,只是这礼单上写着羊脂白玉,臣女想着定是好东西,才会邀请殿下鉴赏的。”委屈的抵着小脑袋,还时不时看向一旁的江氏。

成斌先是拱手一拜,“让殿下见笑了,微臣治家不严,还请殿下恕罪。”说完转身,让人备了些东西,再次走到穆承笥身边说到:“微臣还有些家事处理,还请殿下先到正厅稍作歇息。”

穆承笥笑了笑,知道接下来自己在场,并不放便,自己也大方一会,“成大人,修身齐家方可治国平天下,若这家都治不了了,就换个人,也免得让皇兄也担心。”说完跟着小厮去了正厅。

见人走远,成斌方才发作,指着江氏便是一顿说:“拿着女儿的嫁妆做了什么,最好交代清楚了,莫不要待到查出来,有你好看的。”甩了甩袖子,转脸走到一边。

此时绿豆走了过来,在成妤灼耳边嘀咕了什么,成斌见着说:“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当真面说的,这脸丢的都快全京城都知晓了,还在那里嘀咕。”

“回复父亲的话,刚才绿豆清点完了礼单,发现铺子的位置对不上,以及金钗手饰都有缺失和名对不上捡的。”成妤灼见着自家父亲,当真雷霆大怒,再加上对嫡母也没啥喜好的,自然大胆的说了出来。

“江氏,你自己说说,库房的钥匙一直在你手里,还有就是母亲那里有一把,你说说吧,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少得?难不成他凭空自己飞了?”

江氏现在是百口莫辩,东西的确是少了,羊脂白玉的确是被调包了,再加上钥匙只有她有,如今她想赖也难了。

“父亲,女儿觉得,可能只是母亲一时拿去清算了,拿回便也罢了。”成妤炀最先帮着自己母亲说话,想着自家母亲也不至于那么糊涂,做那么明显的事情。

成妤灼走到了成斌跟前,笑着说:“大姐姐,若说少了的物件是拿去清算了,那原本羊脂白玉的换成了白玉的如何说法?上面记着是城东的铺子,如今这店契怎么就跑去城西了?”

说完这话,成妤炀原本想要说什么,被成妤灼打断,成妤灼故作点头说到:“其实也不难,这些店铺也不是关了的,到户部查上一查,登在谁家名字下一看便知,如若买卖了,也是有记录的吧,一查便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