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狐作妃为 皇上 莫嚣张 百度云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猎奇

更新时间:2021-01-16 12:02:28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狐作妃为 皇上 莫嚣张 百度云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猎奇 连载中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

来源:作者:乔一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宁王,宣宜殿

新书《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乔一,主角宁王,宣宜殿,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君御清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是直接揪着她的尾巴倒着提...展开

《狐作妃为:邪皇的小萌妃》免费试读

君御清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是直接揪着她的尾巴倒着提的。

被他倒提在手里晃来晃去,脑袋晕的不行,屁屁上的旧伤也隐隐作痛起来。

梨妃一见到她,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叫了一声,“就是这小畜生!”

说着,就冲上来想要狠狠的打她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侧了侧身,君御清倒是没有让她摸到,笑笑的说,“梨妃娘娘又何必这么生气,你打她两下,脏了自己的手,又起不到什么作用,何必呢?”

“那依王爷之见,就这样放了它?”梨妃当然是不甘心的。

君御清笑了笑,“娘娘方才也说了,此物是皇兄的心头好,万一你伤得它,让皇兄看到怪罪下来,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的话,果然让梨妃有所忌惮,可是又很不情愿,一双眼睛含着恼意盯着月琉璃,“你说来说去,都是在替这小畜生讲情!”

“要治这种小东西,何须做明面儿上的,有的是办法!”他的笑,阴测测的,就算琉璃在倒立中,看着也觉得浑身发凉。

完了,小命休矣!

就在她打算闭上眼认命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很快便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快快,这边找找,找不到皇上可是要摘脑袋的!”

皇上?月琉璃眼睛一亮,看来是君无邪不见了她在派人找呢,求生的欲望起,立刻挣扎起来,拼命的发出声音。

君御清怔了一瞬,然后反手就去捂她的嘴,只是这一次他很聪明的上下一捏,她就叫不出声也咬不到他了。

“来人了!”梨妃真的是没什么出息,很快就脸色大变。

“无妨!”君御清一甩手,琉璃只觉得眼睛一花,就已经趴在了他的怀里,他一手揽着自己,另一只手则压在她的头顶处,看似抚摸,可是自己明白那上面的压力。

“叩见宁王殿下!”搜寻的人没想到会遇见宁王,立刻跪下。

君御清点了点头,“起来吧,你们在做什么?”

“启禀宁王,皇上的爱宠不见了,正命属下等寻找!”领头一个抬起头来回话,结果眼睛却看到君御清怀里抱着的正是雪狐,一脸的惊讶,“宁王……您,您抱着的……”

“哦,你说这个?刚捡到的!”他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是皇上的爱宠?”

对方连脑袋都快点掉了,君御清笑道,“什么时候,皇兄居然养起这个**宠了?”

“这……属下也不是很清楚!”犹豫了一下,“不知宁王可否将雪狐……”

“本王正要去见皇兄,还是由本王亲自交还吧,前面带路!”他扬声道,已经迈步走了出去。

那人自然也不敢强夺,只能紧跟在后面,不管怎么说,找到了总是好事,皇上下朝回来没看到雪狐,差点没把宣宜殿给掀了。

抹了抹额头的汗,月琉璃其实现在汗更多,只不过没有汗腺流不出来。

鬼知道这君御清打的是什么主意,好在不会结果了她的小命,可是……总觉得他不是个善茬。

安稳的在他怀中一动不敢动,脑子里胡思乱想间,已经到了宣宜殿。

君无邪的脸色很不好看,前后这么多守卫,愣是能让那小东西不见了,都是干什么吃的!

“臣弟叩见皇兄!”君御清一进门,就抱着她往地上跪。

一回眸,君无邪还没开口,就看到他怀中抱着的雪狐,眼眸闪过惊讶之色,很快敛去,“九弟,朝堂之下,就不用这么多礼了!”

“皇上是君,何时何地都是君,礼是不可避的!”君御清一边说着,然后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听闻这是皇上的爱宠,方才在御花园里捡到,正巧听闻皇上派人寻找,所以就送了来。”他恭敬的拱手递过去。

君无邪看了他一眼,接过月琉璃直接往地上一抛,“不知礼法的东西,竟自行偷偷潜出!”

“皇上,何必跟这小东西置气,犯不上!”他笑了笑,眼眸淡淡的瞥向被抛下的狐狸。

月琉璃根本没防备,满心欢喜以为回到了守护神的怀抱,张着爪子想要哭诉下她的悲惨遭遇,结果君无邪接过她,手都没顿就直接扔了。

幸亏她平衡性好,一个翻身总算没摔倒,可也碎了一颗玻璃心。

人啊,果然是善变的动物,都是说翻脸就翻脸,前两天还算温柔以待,今天就凶神恶煞了。

默默的跳上床,钻到最角落里,泄愤似得在床上挠啊挠,也不理会他们。

“皇上,下月就是太后的生辰,庆典事宜臣弟已经备妥,至于各臣礼单,过两日便能交给皇上!”君御清清了清嗓子开始说正事。

君无邪点了点头,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你办事,朕放心!礼单朕也不用查看了,你一并办了就是!”

“遵旨!”君御清规规矩矩的说,“还有边疆一事……”

打断了他的话,君无邪显得有点不太耐烦,“其他的事,等上朝再议,或者等辅政大臣都在的时候再说,九弟啊,明日陪朕去西郊狩猎吧!”

君御清怔了怔,“可是皇上……”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退下吧!”他挥了挥手,眼眸不时的扫向床铺。

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君御清眼眸中闪过一抹阴鸷,垂首道,“臣弟遵旨!”

说完,他就退了出去。

甩手关上房门,君无邪面色显得有些深沉,望着紧闭的门板一会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耳朵里传来“刺啦刺啦……”刺耳的声音,才拧起眉头转身。

走到床畔,一伸手将那被褥给掀了开来,就看到那小东西缩在角落里,两只爪子很带劲的轮回抓着,床单已经被抓得破裂,还很脏的痕迹。

“生气了?”他扬了扬眉,这小家伙脾气还真不小。

月琉璃也不理会他,只是使劲的蹭着爪子,脏啊,太脏了!这毛茸茸的东西一旦沾上粪便,实在太恶心了,怎么蹭都蹭不掉的感觉。

“你抓破了朕的被褥,朕该怎么罚你好呢?不如剥了皮毛给朕做狐裘怎么样?”他温声说,却是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他碰到自己,月琉璃忽然想起他有洁癖的,露出一抹算计的笑,一转身,张开双爪朝着他的身上印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