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谁说不恋你》谁说不恋你席祯免费 全文阅读 谁说不恋你kuso

更新时间:2021-01-20 04:02:15

《谁说不恋你》谁说不恋你席祯免费 全文阅读 谁说不恋你kuso 连载中

《谁说不恋你》

来源:作者:席祯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季恩,霍欣曼

《谁说不恋你》由网络作家席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季恩,霍欣曼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诸位同仁晚上好!” 闻人燚走上主席台后,...展开

《谁说不恋你》免费试读

“诸位同仁晚上好!”

闻人燚走上主席台后,优雅地朝台下鞠了个躬,这才简明扼要地自我介绍了几句。其实这些内容,十月份的公司月刊都有详细报道了,只是,从他本人口里说出来,更加让人记忆深刻。

季恩釉看着台上那个足可用流光溢彩来形容的男人,嘴角轻扬。他从来都是这样,拥有傲人的成绩,也拥有羡人的容貌,如此近乎完美的男人,不知有多少女人趋之若鹜?

可再怎么轮,恐怕也轮不上她吧……

无论是身世、成绩,还是容貌,她都及不上……

或许,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守在能看得他、能偶尔和他说上几句话的一隅,是她该做的明智之举……

“呀……”季恩釉回神,发现自己已被闻人燚带着往舞池中央走去了。

“闻人燚!”她急急低换。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唤出他的名——她回味心底多年的名哪。此刻却只希望他能缓下脚步,别再拖着她往舞池方向去了。难道他没发现周围同事都已经盯着他们俩在看了嘛!

今晚一过,公司上下肯定会传出她和他的什么绯闻来了。

“你答应我的!”闻人燚蓦地收住步伐,回头,定定地望向她。

随着开舞音乐响起,舞池一带的灯光迅速昏暗。他那双如星般的黑眸就这么穿透昏暗又暧昧的灯光,静静地望着她,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我……”

她什么时候答应他了?!方才,他们有敲定吗?

季恩釉轻咬下唇,不知所措。

她搞不懂,时隔九年、出国又归国的他,为何会有此改变,虽然这些改变,会让她心底不由得浮现些许窃喜,甚至隐隐产生了某种希冀。然而,她依然不敢往深处想。生怕这些都只是她的多心,生怕这些都是泡影,转眼就会流逝,一如多年前,原以为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了拉近,转眼间,却又相隔数千英里……

“唉!”闻人燚无声轻叹,摇摇头,退回到她身侧将拉着她胳膊的姿势,改成揽上她的肩,半推半揽地带着她往大门方向走去。

季恩釉纳闷地侧头看了他一眼,“这是……去哪里?”

“你不是不愿陪我跳舞吗?那咱们就回去。美好的圣诞夜,总不能浪费了不是?”闻人燚朝她露齿一笑,差点又晃地她走神。

“可是……”她这才明白他是想带她走人了,“酒会才开始……”

“是啊。”闻人燚一副可惜的表情,“可是你不想跳舞,我也不会为难你。”

说的,好像,是她造成的一样。

季恩釉咬咬牙关。拉住他胳膊,顿住脚步,“我,陪你跳。”虽然她觉得陪他跳一曲舞,绝对会引来诸多目光。可是,就这样被他带着从尾牙酒会上早退,引来的话题恐怕会更多。

倘若,她和他是名正言顺的情侣关系也就罢了,可,偏偏,什么都不是。这才是让她倍感无力的地方……

“好。”闻人燚似乎就等着她这句话,一听她说完,就带她回到了舞池。

此时,播放的是圆舞曲音乐,很适合安静的她。于是,闻人燚拉着她迅速划入舞池。

“嗨,Ivan,还以为你带着佳人早退了呢?怎么又回来了?”

还没跳上几步,就听到身侧传来这么一句打趣声。季恩釉庆幸起昏暗迷离的舞池灯光,让旁人看不到她此刻脸上满布的红晕。

可是,闻人燚肯定看到了。因为,他注视着她脸足有数秒,才轻移视线,朝与他打招呼的海外市场部部长点点头,“是呀,她脸皮薄,死活不肯陪我跳。”

“哈哈,没想到咱们Ivan也有被佳人推拒的时候呢!”调侃声刚落,容不得季恩釉出言解释,那人就带着舞伴随音乐旋离了两人身边。

闻人燚低头,笑睇着从同事打趣起就不肯再正视他的佳人,轻叹了一声:“地面有我好看么?”

“什么?”季恩釉被他的叹息拉回了神绪,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腰部传来他大掌的温热,让她一思及就止不住轻颤。

“我说,”闻人燚紧了紧搂着她腰的手,又将她另一只小手裹入大掌,不让她有机会逃离。

继而盯着她那双迷人的杏眸,不让她视线躲避,一字一句地坚定说道:“恩釉,我们交往吧!”

………………………………

我们交往吧!

他言辞灼灼地对她说出这句话。

她呢?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不……”她弱弱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无力却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理由?”他盯着她,定定地看了半晌,才强压着想搂她入怀的欲望轻吐出两个字。

此时,恰逢圆舞曲结束,随之换上的是一曲非常欢快的曼波舞,他带着她下了舞池。

季恩釉有些回不过神地被他带着走着,足下有种踩在棉花上的感觉。

她从来没想过,他会向她表白。是梦吗?还是她出现了幻想?

闻人燚带她来到了休息区较为偏静的一角,从吧台要了两杯都不含酒精的鸡尾酒,这个时候,他不希望饮酒误事,也不希望她借机装醉。

他要的,是她一个明明确确的答案。

季恩釉随他落座在角落的沙发上,端着酒杯,不敢抬头看他,只得借着喝酒掩去心头的狂跳。

”不含酒精,喝再多也醉不了!”看到她的动作,闻人燚有些没好气。

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九年前,她宁愿参加高考,也不愿被保送到华大……和他一个学校很丢人吗?九年后,原以为她会重新考虑他的正式追求,孰料,她半秒都没思考,就丢出一个“不”字。

他越想越郁卒,也学着她一饮而尽杯里的鸡尾酒。

“为什么……”她喃喃地问道。为什么,他会对她提出这个邀请?这是她左思右想不明白的地方。

当年,他那句疏离又嫌弃的“阴魂不散”,至今还在她心底刻着。她不会想当然地认为他是喜欢自己的……

既然曾经是嫌弃,如今就变了吗?

“你究竟在抗拒我什么?别告诉我你讨厌我。讨厌的眼神绝不是这样。”闻人燚左右无力,索性敞开了谈:“有句话我想问你很久了。”

他搁下酒杯,双手扶住她的胳膊,和她正面对视,“当年,为何放弃保送?为何不去华大?既然是计算机专业,华大比海大好了不止一级,你不会不知道吧?”他记得大一暑假的最后几天,曾和她分析过利弊,还以为已经敲定了她的志愿。谁知……她竟然临阵脱逃,放他一人在华大发脾气。

“什么?”季恩釉没想到他会旧事重提。且还是这么一件久远的旧事。

“什么什么?”闻人燚瞪了她一眼,“老实交待!”他发誓他的耐性被她磨地消失殆尽,这个时候,她若是再敢左右而言它,他绝对会抓着她的臀部拍上一顿。

“……”

季恩釉不解地正视他,这一望,让她仿佛看透了他隐在眼底的含义,隐隐的,她似乎感应到了,某些地方好像和她曾经以为的事实有些出入……会是,她所想的另一个意思吗?

“那么,”季恩釉咽了咽唾沫,状似镇定地问道:“换我先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闻人燚点点头。只要她肯愿意敞开心扉。

“你……还和霍欣曼有联系吗?”她抑制住想要临阵脱逃的念头,问出悬在心头多时的问题。其实,她原本想问的是,他,是不是因为霍欣曼回来的?

“霍欣曼??”闻人燚拧着眉,眼底里有种记不起对方是谁的困惑。抬眼看到一脸紧张又隐含希冀的季恩釉,他突然有些顿悟:“你……介意她?”

“没有。”季恩釉矢口否认。天知道她心里早为他和霍欣曼的关系酸到可以开间醋坊了。

“呵呵……”闻人燚忽地逸出一串低笑,将她轻搂入怀,呼出的热气烫着她的耳坠,让她悸动不已:“恩釉,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其实也喜欢我?因为喜欢,所以介意我和其他女人的关系?”

喜欢?不,她不认为她对他只是喜欢,那是爱,许许多多喜欢酿就的爱……甚至已经恋到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然而,此刻的她,心头再巨浪滔天,嘴上,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表白,震撼到无以复加……是梦吗?那么,但愿能一梦不醒……

“Ivan,原来你在这里啊?总裁正找你商谈’席亚’研发案的事呢。”正在此时,一道柔美的嗓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静默。

梁海岚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就这么直视着他们。

季恩釉迅速推开闻人燚,低头整了整衣着,佯装镇定地说道:“既是总裁找你,你先去吧。”

”就在这里等我回来。”闻人燚盯着她看了数秒,随即低声嘱咐道:“哪里都不许去。我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你。”今日见她如此反应,说真的,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可从她眼底的困惑,又看出他们之间想要更进一步,势必需要解决掉某些横亘于两人之间的误会。

季恩釉抬眼,见他似是等不到她的答复就不准备起身,遂无奈地点点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