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时光流转:梦何方》时光流转图片 免费阅读 时光流转:梦何方69文

更新时间:2021-01-26 16:02:22

《时光流转:梦何方》时光流转图片 免费阅读  时光流转:梦何方69文 连载中

《时光流转:梦何方》

来源:作者:纱缈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婧妃,奈桦

新书《时光流转:梦何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纱缈非,主角婧妃,奈桦,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流光走到窗边,...展开

《时光流转:梦何方》免费试读

“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流光走到窗边,有个白色纸团在琴案下边。窗外并没有人,房门也是关着的。流光拣起纸团,扔掉里面包着的小石子。

看着里面的鬼画符流光就头疼,当初见到宣雅阁的匾额,就已经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文字我根本就不认识。笔画复杂,不管从哪里看,都不像中国的文字。也不可能去问别人,流光终于体验到了文盲的感觉,叹着气将字条在香炉里烧了。

晚上早早的用过膳,进屋熄灯歇息。见流光睡了,其他人怕扰到流光,也都熄灯安寝。

睡觉前,流光把窗户开着,晚上睡觉会凉快些。

感觉有人在叫自己,流光睁开眼,只看到一双眼睛,吓得直接跳起来!借着月光看到是洛奈桦客,松了一口气,坐回床上,道:“桦客,别半夜扮鬼吓人,我心脏不好,会出人命的。”

桦客小声说道:“下午我不是给你扔了字条吗?谁让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还穿成这样,别想我会为了这个娶你。”

是我的错,我不该只穿一件单衣睡觉,流光翻着白眼,回道:我不认识字,我怎么知道你写得什么。以后给我送信,就画画吧。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听到流光说不识字,落奈桦客下巴差点掉下来了。正想指着她骂一顿,想起这里不能待久了,压下脾气:“丫头。你这人还真是刺激。好歹你也是在我身边给丢了的,传出去,江湖人不都笑死我?你不是带着我给你的香囊吗?前几天我就查到你在皇宫里,只是不能确定你到底在哪里。今天早上居然有人给我送信,让我来这里找你,说你给人软禁了。我说丫头,这个地方可不好找呀,你到底让谁给我报的信?”

看桦客说了半天也不停,流光直觉得困。见他问自己,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就见过皇帝和他身边的人。要是我能找到人报信,我不知道叫他带我出宫?”说完流光打了个哈欠,眼泪只往下流,困得不行。

落奈桦客知道她困了,不想这种时候她还有心情打哈欠,只能说道:“那好,我去安排一下,一定尽快带你出去,到时候提前通知你。”

流光躺下去,拉上丝毯,对他摆手,告诉他可以走了,看到落奈桦客走到窗边,流光提醒道:“我不识字,记得画画。”

“知道了!”落奈桦客咬牙切齿,要不是怕江湖人笑话,鬼才愿意搭理你。身影片刻就消失在月光里。

流光起身,藏在窗边,看到湖边的柳树下,两个人说了什么,一个人匆匆离开,另一个人消失在柳树下,不远处的一株柳树,树叶有些晃动。

流光嘴角稍微一扬,回到床上一夜好梦。

————分割线————

流光跟着小李子走在御花园里,刚刚墨晚叫流光御书房,过了这久,应该是为了各国来使的事情。

前面一位穿着华服的女子,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在众人的拥簇下款款而来。流光跟着小李子低头站在一边。

一只翠绿色的小鸟,落在离流光不远处的石板路上。小男孩突然挣开牵着他的手,向小鸟跑过去,不料,撞在流光身上,往后退了两步,坐在地上。

华衣女子跑过来,一阵玉石相击的声音传进流光耳里,看来又有麻烦了。流光心想。

小李子早已跪在地上,流光这主不主仆不仆的身份,让他想求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婧妃的跋扈在后宫是出了名的,就连她的儿子七皇子墨竺,也是尽得她的真传。

婧妃让两个太监抓着流光,让她跪在地上,自己上前,一个耳光煽在流光脸上:“贱人,竟敢伤害本宫的皇子!看本宫怎么拨了你的皮!”说罢,又转过身去看被宫女扶起来的墨竺,拉着他不停的问:“竺儿,摔着没?要不要找太医来看看?”

流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婧妃那一耳光不仅煽的狠,她长长的指甲硬是在流光脸上划出两道伤痕,此时正渗着血。

墨竺的小脸都气的鼓起来了,推开婧妃,走到流光面前,一脚向流光小腹踹去,接着是第二脚,第三脚、、、、、小李子吓得脸都绿了,连忙爬到婧妃面前,道:“娘娘饶命呀!皇上还等着见这位主子呢!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奴才可怎么交代丫!”我怎么给忘了,就算婧妃再怎么骄横,也是畏惧皇上的。

听小李子说完,婧妃拉过墨竺,这女人是谁?小李子怎么叫她主子?不过小李子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多少人都想巴结,今天就买个面子给他:“既然是这样,那本宫就卖李公公个面子,不过下不为例。带她走吧。”

小李子连连应是,扶起倒在地上的流光,离开这里。

婧妃对身边的宫女说道:“去打听下,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宫女应声离开。

————分割线————

小李子为流光打开殿门,流光对他点点头,自己走了进去。墨晚正坐椅子上看奏折,流光也不说话,自己寻了椅子坐下。

墨晚的声音想起:“你还是那么放肆。”

流光不答,给自己到了杯茶,慢慢喝着。

墨晚也习惯了她的惜字如金,翻着手上的奏折:“过几天各国使节就要来了。最近你挺闲的嘛,在房里弄那么多花花草草。”

“个人爱好而已。”自那次看到天蒙,流光就打起了花草的注意,反正也瞒不过他,干脆明目张胆的弄。

小李子告诉他,流光把御花园的一些花草移到她房里时,我还在想,她命都快没了,还有心情弄那些。抬头看见流光正在喝茶,脸上有两道猩红的抓伤,她也会跟人打架?不知是什么场景。

墨晚突然觉得心情好了,问她:“怎么?招惹谁了?你也会有狼狈的时候啊?”

流光知道他什么意思,放下茶杯:“当然是招惹了你。”

“噢?”

流光在心里笑了笑,无聊的把戏:“今天遇到的那个女人,还有那只不怕人的鸟,不都是你的杰作吗?”

“朕为什么要这么做?”

“让我明白,只有依附你还能活下去,”话锋一转,“不过,我并不打算接受你的邀请。”

“好像你没有选择吧?”

流光站起来,走到屋子中央:“你已经答应让我在使节回去以前保我平安,至少在这段时间我是安全的。

而且,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和神算达成了一个关于云妃的协议,而条件之一就是我的命是他的,而不是你的。所以啊,不管怎么说,我都没有性命之忧。”

墨晚放下手中的折子,看着屋里的流光:“既然没有性命之忧,那你怎么会跟洛奈山庄的大公子联系上呢,不就是想出宫吗?”

流光丝毫没有感觉意外,也从没奢望过宣雅阁发生的事情会有墨晚不知道的。“难道你不知道,要努力争取每一个机会吗?”

墨晚不以为然,你以为你有机会吗?“难道你就这么相信他,认为你们都逃出去?就不怕连累别人送了命?”

连累?流光转身,缓缓走到墨晚面前,双手撑着桌子,俯视坐着的人:“相信?我为什么要相信?这里的人,除了我自己,还有谁可以相信?我不会指望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把性命交给任何人。我从来没有求过他带我走,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我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要是他不幸送了命,那也是他自己学艺不精,要怪也只能怪教他武功的师傅。”

平淡无波的声音,情绪也没有一丝波动,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墨晚看着流光的眼睛,想看清她的心思。可是,他看到的,是一片空洞。

是的,流光的眼里什么都没有,一片空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