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江山美男入我帐 冰山攻 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1-01-31 12:03:46

《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江山美男入我帐 冰山攻 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忠犬攻 连载中

《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

来源:作者:永无恋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穹傲,连头

新书《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永无恋,主角穹傲,连头,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我硬着头皮进入离穹傲的寝宫,整个寝宫在昏黄的灯光...展开

《勾到三只美男:何时入君心》免费试读

我硬着头皮进入离穹傲的寝宫,整个寝宫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极度的暧昧,透漏出浓重的奢靡的气息,似乎寝宫中的每个因子都沾染上了淡淡的欢爱味道。离穹傲半躺在躺椅上,只穿了一件睡袍,敞开的前襟露出了他古铜色的胸膛和腰腹间的肌肉,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完美邪佞的脸正似笑非笑的盯着我。我忙低下头,心跳的似乎要蹦出胸膛,如擂鼓一般的响着,“你听到声音了?”没想到他竟然毫不避讳的说这样的话,我本想说点别的,但等发出来,却只是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坐下。”他慵懒的声音从对面传来,我不想坐下,只想逃跑,我老实的坐到他对面,抬眼就是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胸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象出他与如兰交缠在一起的画面,我连头都不敢抬来。对面传来他的笑声:“这么害羞,你和你家娘子不做这事吗?”“恩做。”我的声音细若蚊蝇。“那你们一般谁在上面,谁在下面。”我吓得抬头看他,发现他真的在等我回答,“我我。”我怎么回答,天啊,这是什么情况,我竟然和一个男人讨论与女人****的姿势,谁来救救我,我含糊不清的回答:“恩我。”“你什么?”我愤怒的抬起头,大声道:“我在上面。”发现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马上意识到他是故意的,我愤怒又害羞的低下头,太可恶了。

“我们开始吧。”什么开始,我现在可是个男人,“开开始什么?”“当然是下棋,不然你认为是什么?”我故意忽略他后面的话,将棋盘铺开,分好棋子,一人一子的下起来,只是我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能将精神完全集中,试想有一个衣衫半裸的超级美男,总是用那种危险的眼光看着你,而且他身后还是一张刚刚被压过的超级大床,哪个正常的女人会毫无感觉,即使现在我在装男人。“你今天下的有失水准。”他慢悠悠的说道,还是用哪种在我看来就是欲求不满的眼光看我,他怎么回事,不是刚刚完事吗?而且还对我这个男人。我几次想提醒他要么穿好衣服,要么别看我,可是如果一提,又显得我太不男子汉,只是我实在受不了他的眼光:“圣主,我是男人。”我小心的说道,闻言,他轻笑:“本主没说不是。”我们连下了三局,我都输了,而且输得毫无反抗之力。

“你今天不专心。”他又慢慢的说,“是圣主棋艺高超,凌星输得心服口服。”拍马总不会错吧。离穹傲轻笑一声,未置一词。“今天三盘已满,小人要出去了,向圣主告退。”我略略弯腰,打算就此逃出去,再在这里呆一会,我都变得不像我了。“等一下,帮本主梳头。”我登时愣在那里,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又不敢违抗,之得将手里的棋盘棋子放回小几上,绕道他身后,哼,当惯了主人,自己连头都不会梳,**的统治阶级。离得近了,闻到他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麝香味道,他坐起身,我将他的头发轻轻拢起,不自觉的嘴边绽开笑意,所有女人的通病,对美的东西缺少免疫力,他的头发很好,黑亮柔顺,触手感觉极佳,我不自觉的用手指轻轻的梳理,直到他所有的头发都变得听话,直到不小心瞥到他脸上的笑意,才惊觉哪有男人会有这么温柔的手法,左手一扯,几根头发被我扯落“对不起,圣主,我粗手笨脚弄疼您了。”“没关系,继续。”我强压制住将他的头发梳成女式的髻的渴望,为若惜梳了那么久的头发,都快发展成职业病了,将他头发用手指拢到头顶,挽成一个男式的髻,说实话,第一次给男人梳头,并不是梳的很好,不过我可不想从来,现在只要一根发簪固定住就大功告成了,我左右找找,一根玉制的发簪就在离穹傲身前的小几上,如果撒手去拿,我刚刚的功夫就白费了,让离穹傲拿,我还没有那个胆指使他,没办法,我一手拢住他的头发,身体向前探,从他身侧绕过去,另一只手去拿,只是这样的姿势,致使他的脸和我的肩几乎挨上了。费力的取回发簪,插入他头顶的髻里,大功告成。

我刚想绕回去,离穹傲忽地转过身,目光深沉的道:“你很香。”我尴尬的笑笑,“哈哈都是若惜啦,没事干嘛给我戴香囊。”还没说完,离穹傲忽地站了起来,深蓝色的眼睛俯视着我,“是么。”还没等我反应,直接抓起我的右手,放在了他裸露的胸膛上。我手下的肌肤紧绷而富有爆发力,正随着他有力的心跳而震撼着我的心,他要干什么,难道他看出我是女子了?他拉着我的手,离开他的胸膛,低头看去,我也跟着看,什么也没有啊,他又一次将我的手拉上去,贴在他胸膛上,我彻底愣住了,他干什么,难道他是个双性恋,对男人也感兴趣,我第二次小心的说道:“我是男人。”他忽地将我的手松开,清越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愤怒:“我知道,你出去吧。”我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什么,我能感觉出他真的在生气,我小心翼翼的抱着棋离开他的寝宫,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如影随形。

我逃也似的跑回了辰明院,不知道那个喜怒无常的圣主到底怎么回事,不过上意岂是我能够揣测的,还是老实的谨守本分安全一些,南宫姐妹都睡下了,我才惊觉我应该在辰星殿巡夜的,怎么跑了回来,于是将棋放下,又急忙折了回去。

辰星殿巨大的寝宫内,离穹傲正若有所思的靠在躺椅上,一条人影飘然而入,单膝跪倒:“主上,属下回来了。”“打听出来了吗?”“是,那姐妹二人是东越国左相南宫问的两个女儿,在新皇登基时,整个相府获罪,两位小姐逃了出来,与她们同时逃脱的还有一个丫头,不过现在不知去向了。”离穹傲点点头:“好了,魂,休息吧。”魂站起身,犹豫道:“主上打算怎么办?将他们赶下上吗?”“暂时这样吧。”魂刚要离开,看见离穹傲个头发,停下脚步:“主上自己梳的头发吗,要不要属下重梳?”“不必了。”离穹傲闭起双眼,魂明显感觉到,他提起头发时,主上有一丝恼怒。识趣的没多问,魂悄然退下。

第二天开始,我又恢复正常的工作了,离穹傲还是每天要我和他下棋,不过在正常的气氛下,我的脑子又恢复运转,下出来的棋又高超起来,既然知道他是真的对棋艺感兴趣,我倒也不怕他会因为下棋的是对我治罪,在下出一步好棋后,我会得意的看看他,笑得满脸开花,不过,仿佛那夜他的表现只是我的错觉,他对我的态度——波澜不惊,不过在我赢了他后,我还是得意的装模作样,这时,会换来他一个淡淡的眼神。除此之外,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工作,给圣主梳头,应该是我头梳的好吧,我自认为,于是很不抗拒的接下这个工作,只是很意外的发现,每次我给离穹傲梳头时,他的那个影子都不满的直皱眉,直到我的技艺越来越好,他的眉头才有了松动的迹象。这两位主仆很有趣,一个有着让人永生难忘的存在感,另一个隐没的让人忘了他的存在。

听说圣主只会在辰星宫注满一个月,然后就要回到子耀宫,我既高兴与终于可以不用每天工作,心里又生出几分淡淡的失落,我将这种失落归咎于他一走,我就很难找到这么好的棋友了,于是,在闲暇之余,我费尽心思的培养左老,他是这里的长期居民,总不会走了吧。

回到辰明院,若惜和若柳正在绣什么东西,见我回来,若惜站起身来,满脸笑意:“相公,回来啦?”我得意的扬扬头,“你相公能干吧,娘子越发漂亮了,来,让相公亲一个。”说着,就撅着嘴,向跑路的若惜追去,“你们别闹了。”若柳看不下去了,出声阻止,我们停下来,二人又接着做起了刺绣:“凌心,宫主要走了么?”若柳看似随意的问道。我点点头:“就这两天,只要他走了,我就闲下来了,更有时间陪娘子了。”她们谁都没笑,我知道她们有事:“咱们姐妹,有事就直说吧。”我笑道。姐妹二人对视一眼,若柳面带难色的说:“凌心,我们想接近圣主,能不能像个办法,让我接近他?”我随即明白了姐妹二人的打算,施个美人计,将圣主迷得失了魂,然后言听计从的帮她们报仇,我想告诉她们,绝不可能成功,可看向二人不试一下,绝不甘心的神色,把话咽了回去,算了,让她们去吧,当她自己碰到钉子时,就会变得成熟了。“明天,你们做点好吃的点心,在我和圣主下棋时,送过来,我会让圣主吃一点,至于若柳你的表现会不会让圣主注意,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太好了。”二人高兴的蹦了起来,若惜看我的神色,照我脸上‘吧’的亲了一口,我脸上顿时多了一个淡红的唇印,我绷不住脸,笑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