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麒王妃》麒王妃之位是我的小说 GC 麒王妃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1-02-05 20:03:32

《麒王妃》麒王妃之位是我的小说 GC 麒王妃冰山攻 连载中

《麒王妃》

来源:作者:幽魅雅妖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宇文麒,蓝国

《麒王妃》作者:幽魅雅妖,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宇文麒,蓝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君以静懒的陪她继续演戏,好像前身以前的一副恼羞成...展开

《麒王妃》免费试读

君以静懒的陪她继续演戏,好像前身以前的一副恼羞成怒、悲愤欲绝的样子绕过君以雅向静芳殿跑去。

“三公主,晚宴要开始啦,您准备好未啊?”七香一边拍着门,一边问道。

君以静回到静芳殿后就将自己锁在房里,不让任何人打扰。七香以为她好像以往那样被上官震和君以雅‘欺负’后就躲在被窝里哭,只是眼看晚宴的时间到了,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在紫国君臣和蓝国使臣都在的情况下迟到的话,结果可想而知,所以就冒着会被君以静打骂的危险来拍门。

“知道啦。”君以静躺在榻上懒洋洋的类似有声没力的答道。呵,迟到才好呢,听说那个蓝国什么麒王爷和太子亲自来和亲了,如果那样还接受的话,那她也无话可说了。

今晚月明星稀,晚宴就在御花园举办。

皇上和皇后高坐于高台之上,皇上和皇后的稍后方坐着几位皇子和公主,左边坐着蓝国的太子和麒王爷几其他使臣,右边坐着紫国的太子、宰相秦封,皇后的父亲、护国大将军上官飞和少将军上官震及其他大臣。

“狄太子,麒王爷,朕在这里敬两位一杯。”皇帝君苍,举起桌上的酒杯向蓝国的太子和麒王爷示意,然后自己一口饮尽杯中之物。

凤羽大陆,三国鼎立,蓝国最强,紫国和青国稍弱。这次蓝国来紫国和亲,苍帝都不是很清楚蓝国究竟有什么意图,因这根本不合常理,且还是狄太子亲自陪同而来,所以苍帝将护国大将军和少将军都从边关调了回来,以防万一。

宇文狄和宇文麒都举起桌上的酒杯向着苍帝示意,然后宇文狄也一口饮尽杯中之物,宇文麒示意后却将酒杯重新放回桌上,一口都没有饮。

宇文狄见此重新倒满酒杯,再次向苍帝示意道;“王叔身体不适,太医说王叔他不能饮酒,这杯酒本太子代替王叔敬陛下。”然后一口饮尽。

“无妨,麒王爷的身体要紧,狄太子随意即可。”苍帝答后,同样倒满酒杯并饮尽。

底下的大臣同样举起桌上的酒杯,站起身向苍帝及蓝国的太子、王爷、使臣敬酒。

酒后,大家稍稍放宽了心,周围开始热聊起来。

“陛下,不知本太子可否看看未来王婶?”宇文狄半眯着眼开玩笑般的向君苍问道。

“哈哈,狄太子说笑,静儿,快上前来向狄太子和麒王爷请安。”苍帝哈哈笑道。

只是等了半响,依然没人上前。

苍帝的贴身太监林公公上前到君苍身边躬身低声道;“皇上,静公主还未到。”说完,悄悄抬手抹抹额头的汗。

君苍听后,全身冷气狂放,但面上的表情像什么都没有听到般。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静公主到……”

君以静依然穿着艳红的衣裳,手上、脖子上、头上都戴满了首饰,像暴发户般向世人炫耀,脸上涂满胭脂,想猴子的屁股,红彤彤的,每走一步都有一阵浓郁的香风飘过,脚上也戴上了铃铛,一步一扭腰的蜗牛般慢慢的向前叮叮当当的爬行着。

“静儿参见父皇!”君以静用她有生以来最嗲的声音向君苍行礼道。

本来被她的装扮吓的恶心想呕发愣的人刚清醒过来,就被她这‘娇媚’的声音吓的有发愣起来,如果不是现在不是在晚宴上,而皇上和蓝国使臣又在座的话,他们肯定会旁若无人般呕吐出来。

君苍也被这‘娇媚’的声音弄的愣了愣。

君以静见上位的人不出声叫起身,而自己还在行礼中,累啊,于是再发声:“父皇!”声音嗲的她满身都是鸡皮疙瘩,即时打了个冷颤。她自己都受不了,看你们怎么忍受的住,君以静在心里掩着嘴笑。

君苍听到后,面色一沉,道“平身吧,过去比狄太子和麒王爷请安。”

“是。”君以静暗暗撇了撇嘴。

君以静一边向着君苍指着的方向走去,一边暗暗观察着那位所谓的‘未婚夫’。

宇文麒一身金镶边的黑色衣袍,面上半张面具覆盖整张脸,只露出两个鼻孔和一张苍白无色的唇;头上只用一枝木簪盘发,坐在轮椅上,身上散发出一种气若游丝的虚弱感,给人一种命不久矣的感觉,跟君以静相比,可以说一个是‘贫穷’的病弱小子,一个是暴发户的女儿。

与宇文麒并排坐的想必是蓝国的太子宇文狄了。

宇文狄身穿蓝色的锦袍,肤色白哲,俊美的面庞上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只是眼底却隐着讥笑、讥讽。

“静儿,参见狄太子,麒王爷。”君以静花痴的望着宇文狄,嗲的声音向面前两人行礼道。

嗤……

在场的人都在心里嗤笑这个有名的花痴、白痴公主。

“静儿,麒王爷是你未来的夫君,他身体有的不适,你过去侍候他吧。”君苍看见君以静的样,未免她做出更丢脸的事,忍无可忍的命令她过去侍候宇文麒。

“是,父皇。”过了好一会,君以静才一边花痴的看着宇文狄,一边乌龟的走向宇文麒。

嗤,就凭这花痴的女人有资格侍候王爷,仙女般的女子,王爷都看不上眼,更何况是这白痴女子。笔直的站在宇文麒身后守护着他的莫隐,带着不含隐藏的不屑、讥讽、看好戏的神情注视着君以静向宇文麒走来。哼,王爷可是对女人有洁癖的,凡是走近他一米以内的女人都会被他不留情面的扇走。

宇文麒在君以静走近他一米的时候手抬起,准备扇飞这个靠近的生物,但就这时,一股浓郁胭脂香味夹着一丝几乎闻不到的清幽香风飘过他的鼻尖,而就是这停顿,君以静离他越近,而那清幽淡雅的体香更清晰的略过宇文麒的心,让他的心稍微一顿,眼带探究的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女人。

惊愕,眨眼,那女人依然安然的坐在王爷的身边,抬头望天,再看向君以静,还在,天,王爷你没事吧,莫隐一副见鬼的模样。

宇文麒看了一会君以静之后,抬起的手伸向茶杯,举起,喝茶,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这个女人似乎不简单啊。嘴角勾起一抹淡到几乎看不到的弧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