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魅世逆仙》魅世青莲 H文 魅世逆仙kuso

更新时间:2021-03-19 20:03:01

《魅世逆仙》魅世青莲 H文 魅世逆仙kuso 连载中

《魅世逆仙》

来源:作者:忘辰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端木恭,乔云香

《魅世逆仙》作者:忘辰,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端木恭,乔云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于是,端木恭每日便强行把她带出房间,教给她一套很...展开

《魅世逆仙》免费试读

于是,端木恭每日便强行把她带出房间,教给她一套很普通的拳法,让她每日清早都要打上几遍。戚水寒虽然不愿,但看到乔云香那赞赏的眼神,戚水寒便只能隐藏起那丝不悦,每日里不间断的练上几趟拳法。

时间飞快的流逝,当戚水寒感到自己练完拳后仍旧脸不红气不喘,才明白了端木恭的苦心,对他的安排也不再排斥。

寒暑易节,当春风吹遍大地,各色的野花花开不败,端木恭开始教她扎马步了。

扎马步?她不是来学武功是来学修真的,但看着师父那张认真的脸,她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能跟着师父一起蹲起马步来。

话说,这马步并不好蹲,不过十几分钟,就觉得双腿颤巍巍的好像就要趴倒。只看着师父仍旧一副泰山压顶也巍然不动的模样,戚水寒只得咬牙忍着。

到了后来,师父终于放过了她,可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觉得两条大腿软绵绵的不像自己的了,只能缓慢的扶着石墙横着走。

看到戚水寒那怪模怪样,端木恭即使再有风度,也不禁笑了,而乔云香看着戚水寒的模样,虽然心疼却是不肯插手向端木恭求情降低训练量。

这日,端木恭终于大发善心,让戚水寒休息一天,戚水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悲惨的发现自己的生物钟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实在是无法回到以前那种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悠闲时光了。

戚水寒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够悲催的,在进到竹屋看到凤离亦在打坐练功的时候,戚水寒便悄声退了出去,话说在人打坐时还是不要打扰的好,万一来个走火入魔,那岂不是她的过错,她戚水寒可是非常善良的。

戚水寒想到昨天师父出谷一趟带了好多新鲜的蔬菜瓜果鱼肉回来,今天吴嬷嬷一定会做很多好吃的,便进了厨房,果然吴嬷嬷正在里面洗菜切肉,一副热火朝天的模样,就连不爱下厨的娘亲也被她拉上做了帮手。

戚水寒连忙挽起了袖子,和娘亲一起帮忙。只是不知道两个大人说着说着,竟然说到了戚水寒身上。

吴嬷嬷便道:“我说小姐啊,虽然小小姐现在跟着端木先生习武,但是她以后还是要嫁人的吧,若是这女红中馈上没点儿手艺,以后怕是到了夫家后会被嫌弃的。”

戚水寒被雷的头昏眼花、悲惨异常,手中一撮刚洗好的青菜顿时落入尘埃中,沾染了火星后很快就烧焦了,让戚水寒都来不及解救。

戚水寒看着那烧焦的青菜,心中大哭道:吴嬷嬷,我一定是前世丢了垃圾在你家门前,要不然你怎么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折磨我?话说我打坐练功恨不得一天当两天用,你竟然还要给我出难题。话说,她在现代连个纽扣都没钉过,如今让她拿着绣花针绣出一朵花来,岂不是要她的命?

戚水寒欲哭无泪的看向娘亲,可娘亲那沉思的模样让戚水寒感到娘亲是真的严肃的在考虑教她绣花的可能性的!

啊,我真是没事儿干了才来厨房让你们逮到!可怜我这白嫩嫩的小胖手,恐怕该扎上成千上万个窟窿眼儿了吧?戚水寒努力想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可娘亲大人并不给她面子,道:“吴嬷嬷,我和端木大哥商量一下,这件事还是及早的好,若寒儿到最后修练不成,再耽搁了这件事,找婆家恐怕会真的不好找了。”

娘亲,您就诊的巴望着我修仙不成,当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才好吗?戚水寒心中有些伤感,虽然娘亲的意思并不是怀疑她的能力,但是她仍旧感到心有些受伤。想到被亲生父亲追杀的场景,她脸色一沉,趁着两个女人谈性正好的时候,慢慢的走出了厨房。

“怎么,被你娘亲打击到了?”出了厨房门,就看到师父正一手拿着酒壶,笑嘻嘻的看着她。

和第一次见面相比,眼前这个男子真正打破了戚水寒的第一印象。那时,他温文儒雅,真真像个下凡而来不惹尘埃的谪仙;而如今,这副无赖爱笑的模样,简直就和那凡尘俗世中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或许是你自己看走眼了吧?戚水寒!戚水寒自嘲的想到,被师父这样一打断,戚水寒仿佛把厨房里的那一幕都忘记了。或许是像娘亲这样的女子做事都养想到最坏的结局吧?若努力一场到最后仍是失败,以现在的自己恐怕真的会落得一世孤单的结局,那个结局一定是疼爱她入骨的娘亲最不愿意看到的。

“徒儿啊,你已经在这里将近半年时间了。今日随为师的到一边的灵谷里看看吧。”

“师父,那是什么地方?”

“你说呢?”端木恭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怪笑着反问。

戚水寒好奇,但却相信师父不会骗他,便跟着端木恭一起去了。

虽说是山谷,可实际上只是端木恭划出的一片低洼的林地。里面成长着不少的动物,只这些动物都是个头比较庞大的,看起来会让人感到恐惧的狮子老虎一类。

戚水寒就这样被从心底里尊敬着的师父骗到了这危险的地方,看着草地上趴着的懒洋洋的动物,戚水寒心中一跳。

转头看看笑的和蔼的师父,却是一脚伸出,将她踢落剑身。

从剑上跌落,戚水寒只感觉一阵被背叛的酸楚压抑在心头,慢慢发酵,就要溢满她整个脆弱的心脏。

只是,看着师父并未离去,戚水寒眼中的泪终是慢慢止住。

戚水寒跌落在地,却感觉到身下软软的一片,戚水寒跳将起来,就和一只吊睛白额大虎四目相对。

一人一虎间的距离不到半寸,戚水寒感觉自己都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那老虎半咧开的嘴里那颗颗锋利的牙齿和正慢慢从嘴角溢出的口水。

戚水寒顿时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明晃晃的利齿闪的她头晕眼花。只是,她知道,此刻的她绝对不能晕过去,若是晕过去,便一切事情都无法挽回。山中寂寞,她还要有一日光明正大的带着娘亲回到那个伤害她们的男人面前,不是要回头,只是要对那人的伤害作出反击。即使那人是她的生身之父,却从来没有给过她半点的父爱、半点儿的仁慈,有的只是无情的杀戮和残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